明式家具的设计哲学

大清御品

发布时间:2016/12/26

明式家具以 用材考究,精于选料;造型简练,比例适度;结构科学,榫卯精密;装饰精美,手法多样而著称于世,是中国传统家具的一朵奇葩,在中国家具乃至世界家具的发展 史上均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其形制及结构深受中国古代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及明朝中叶以后通俗文化的影响和熏陶,无论是在审美观念还是在表现手法上都体现了 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内涵,如明式家具中经典座具之一的明式圈椅集众家哲学思想于一身,实现了人与自然、个体与社会、理性与感情、物质与心灵的完美统一。可以说,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所形成的潜在的设计理念为中国现代家具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因而对明式家具设计理念的探讨和研究具有深远的意义。

一、“内省”及“中庸之道”的处世哲学

儒家思想是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正如孔子的孙子,子思在《中庸》中强调:“和而不流”,“中立而不倚”,“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 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庸之道在形式上重视“中正”、“中行”,在内涵上主张凡事都不要过度,要含蓄,以免适得其反。这一传统思想在中国传统家具的造型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尤其是明代的线型在传统技法上提炼概括成简炼、流畅、舒展和刚劲。无论是大曲率的着力构件还是小曲率的装饰线脚、花纹、牙板, 大多简洁挺拔,圆润流畅,而无矫揉造作之感。尤其是明代家具造型中直线与曲线的完美结合,不但使造型式样具有直线的稳健、挺拔,而且还具有曲线的流畅、典 雅,更使家具造型收放有度,刚柔并济,具有形神兼备的特点如明式圈椅对称式的整体构架、外扩内敛式的椅圈及扶手、鼓腿彭牙式及内翻马蹄式的腿足和天圆地方 的整体造型,又如圆角柜腿足的收分、四出头官帽椅前枨的飘肩,四件柜上的抬肩等等不仅传达出中庸、含蓄的“文化特性”,而且还体现了儒家“中和”及“温柔 敦厚”的审美思想。

二、“经世致用”的实学

明代家具的飞速发展与明中叶以来的儒学思想的变迁有着密切的联系。东林学派在思想文化领域倡导“经世致用”的实学,提倡改革,鼓励创新。这种追求科学的精神 大大促进了明代家具制作技术的飞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明式家具经久耐用的榫卯结构及重俭轻繁的文化特征。尤其是在这种实用哲学的指引下,明式家具结 构实现了结构和功能的完美统一,在基本沿用中国古代木构架建筑的梁柱式结构的基础上,又经过不断的改进和发展,使家具各部位的有机组合提炼到简单明确,既 符合力学原理,又十分重视实用与美观。如介于桌面底与立腿之间的霸王枨,既简化了家具外观的造型,又不失其结构的力学强度,并以高弓背的拱顶形式衬托出家 具体态挺秀的稳定感;又如用于凳、椅、桌面和柜门等部件的格角榫攒边嵌板结构,不仅适应了木材的胀缩变形,避免了面板的翘曲变形,又掩盖了木材外露的截面 横纹,大大增强了家具的美观性。另外,明式家具在整体尺寸比例及细节上的巧妙处理,同样充分体现了独特的实用匠心及儒家思想对现实、人性的关怀,如明式圈椅的人性化曲线形靠背、扶手与搭脑一体化设计的椅圈及局部金属构件的装饰及其各构件之间的比例关系。尤其是前者,更体现了实用的人性化,通过对大量传世实 物的测量,可以发现很多家具在尺寸上的设计是十分科学的,且多数都符合人体学的比例关系,以现代的学术语来说,就是明式家具十分注重人体工程学。

三、“返璞归真”“天人合一”的道学

在明中叶以后,中国传统主流文化遇到了挑战,与儒家思想处于对立互补地位的道家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明式家具的发展。道家尚“无为”,重“天然”,追求“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反映在明式家具上就是简洁的装饰、柔美的线型与天然的材质。

简洁的装饰

简, 是一种饰极返素、趋达本性之真的审美境界,是朴素与纯真的体现。明式家具以此文化为根基,以适当的繁衬与大面积的简及虚与实的对比创造出了“无物累”的简 洁特质的底蕴,使其整体给人一种端庄、隽永的美态,如明式椅类家具框架式的富有韵律的结构组织,划出了大大小小的空间,与国画中的计白当黑有着异曲同工之 妙;又如椅类家具靠背板中的浮雕装饰及亮脚、柜类家具中的金属装饰等等皆是明式家具简洁的装饰运用的典范。

柔美的线型

精炼、柔美的曲线造型是明式家具的特征之一,这与它在某种程度上受到道家崇尚阴柔之美有一定的关联,如《老子?七十六章》中写道:“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 之徒”。“柔”是生命之初的外象,富有无限的潜力。也正是这种柔美的哲学赋予了明式家具无限的生命力,并给人种无限的想象空间,如明式椅类家具外圆内方的 腿足给人一种柔和美的同时,又让观赏者体味出其内在的刚强力之美,又如明式家具的倒棱之技巧,使明式家具的边棱外表上给人一种坚硬的力度美,然当观赏者用 手去亲自触摸时却感到无比的柔和,等等。其中,阴柔之美的最经典的写照要数明式圈椅外扩内敛式曲线形椅圈,其既拥有着明显的古典美痕迹,又有着特别柔和的 观感和触感,极具回转灵动的生命气韵。

天然的材质

天然材质的运用也是明式家具的一大特点,而且在对材质美的追求中,“道”的思想已深深融入明式家具的灵魂之中。老子说:“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 然”,其认为美在本真。而明式家具的用材大都是上那些木质坚硬致密,色泽沉穆幽雅,纹理优美生动的珍贵木材,冥冥中给人一种大自然的气息,正好与老子之说 相合。更重要的是在制作时多打蜡少髹漆,从而充分展示了木材木身的质感和纹理,这也正是道家“返璞归真”思想的完美体现。总之,我国明代家具的用材不仅仅 是一种材质的使用,更是在演绎着一种特殊的家具文化现象。如用黄花梨木所制的明式家具在质地、光泽、造型上都给人一种玉的视觉或触觉感受:温润、坚刚、无 暇,这正与儒家尚玉的美学相适应,而其优美自然的纹理及沉穆典雅的色泽还直接向观赏着诉说着道家“夫莫之命而常自然”的哲学思想,因而黄花梨木赢得了明代 文人雅士们的青睐。

四、“真我”、“本色”的通俗文化哲学

明代中叶,城镇繁华,经济繁荣,市井文化广泛传布,社会观念和思想意识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尤其是明代士大夫们对“真我”、“本色”的追求不仅反映在他们注意 寻求生活的乐趣,与较多的社会阶层相关联,而且还反映在他们自由地推广自己的主观意识。这种影响直接促进了明式家具装饰纹样的文人化与世俗化的相融和,如 明式圈椅中的黄龙、虎龙、草龙、麒麟、蝙蝠、凤凰、灵芝、牡丹、缠枝花卉、葫芦、卷草纹和云纹等,富含吉祥意向或高远意境的装饰纹样的广泛运用不仅充分显 现出市井生趣和儒、道思想融洽并存,而且还充分显现了世俗文化哲学对明式家具意蕴的深刻影响。

总之,明式家具的设计理念是一种中国传统的哲学文化,从中所折射出的不仅是家具本身的文化内涵,而且还是整个社会的文化现状及社会的主流文化。本文从“内 省”及“中庸之道”的处世哲学、“经世致用”的实学、“返璞归真”“天人合一”的道学及“真我”、“本色”的通俗文化哲学四个角度结合一些实例分析了明式 家具的设计哲学,希望这能给中国现代家具的创新设计提供一些思路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