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酸枝(交趾黄檀)一般人还真不知道的“分级”

大清御品

发布时间:2017/03/10

“一黄二紫三红”,清朝的中后期,在黄花梨与紫檀日趋枯竭的情况下,大红酸枝正式走上了前台。

虽同为交趾黄檀,但市场上大红酸枝的材质却有明显的区别。

交趾黄檀(俗称老挝大红酸枝)的分级和识别。之前听闻一个朋友鉴定过一批来自老挝北部的交趾黄檀,据说在销售过程中,个别买家说是花枝,多数买家坦诚没见过,不能确定是啥料。

据市场人士介绍,红木界绝大多数人识别交趾黄檀的优劣,都以黑筋粗细(越粗越好)、醋酸味是否浓郁(越浓越好)为依归。

在此不得不指出:这种识别方法是有严重问题的!

第一,在交趾黄檀中,大体上会因维度高低、高山或丘陵平原而形成材质上的优劣差异。这种差异虽然不是很大,但还是可以区分出来的。主要表现在气干密度高低和油性上面。一般来说,高山地区的交趾黄檀,材质普遍优于丘陵或平原地区的;纬度偏北一些的材质往往略优于维度偏南一些的;高山地区的交趾黄檀,气干密度略大于丘陵和平原地区的;高山地区的交趾黄檀,油性也要略大于丘陵和平原地区的。以交趾黄檀干透了的料来说,北部山区料几乎全是沉水料,材质上佳;中部地区的料绝大部分沉水,有少数半沉半浮,材质次之;南部(包括柬埔寨、泰国)料则部分沉水,部分半沉半浮,部分不沉水,材质一般。

第二,黑筋较粗的料主要是中南部地区的,北部地区的料底色普遍偏深,而且存放时间越长底色越黑,树越老底色越黑,但黑筋都不明显(其实是因为材质过细,而较细的黑筋密布所致)。南部(包括柬埔寨、泰国)地区的料,新料底色往往呈现红黄色,把黑筋反衬得非常分明,有点类似南美的微凹黄檀,红木界许多人对红木认识肤浅,他们喜欢追逐的恰恰是这种材质一般的货色。当然,北部料中也有个别的料具有较粗的黑筋,但这种料的结构密度明显要疏松一些,干透之后入水半沉半浮。

第三,所有酸枝木(包括红酸枝和黑酸枝)都是有酸香气的。一般来说,红酸枝的酸香味普遍浓于黑酸枝。这是因为黑酸枝材质密度普遍高于红酸枝的缘故。换句话说,就材质而论,黑酸枝普遍优于红酸枝。在交趾黄檀中,同样是材质越好的料,酸香味越淡的(所有木材都是材质越紧密,味道越难以散发出来的)。

其中的成因很简单:第一,无论哪种木材,都是材质越细密的味道越淡。第二,交趾黄檀材质最好的北部料生长于老挝北部高山地区,通风情况好,土地瘠薄,树木生长比南部(包括柬埔寨、泰国)地区缓慢得多,虽然结构更为紧密,材质更为细腻,油性也更重,但气味发散也更充分;而南部(包括柬埔寨、泰国)地区的土壤肥沃,土地和空气中的酸臭味道本来就要重得多,加上通风透气性差,树木生长过程中各种气味不能充分发散。因此,说酸香味越浓的酸枝木越好,实在是刚好弄反了!

这就跟同科同属的两种香枝木一样:海南香枝木的气味要弱得多,而长山山脉中部的香枝木香味却要浓郁得多,但并没有人会因此说越黄比海黄更好的,客观上也是海黄材质更好。

第四,从中国传统木文化的角度看,在清朝时期,由于紫檀木日益稀缺,人们开始寻找紫檀木的替代材料。在经过多年选择之后,人们找到了红木(交趾黄檀)。但宫廷和京都地区的大官显贵们认可的红木(交趾黄檀),恰恰是材质上佳、底色偏深的材料,北方人直接将这种红木俗称为“黑料”。从实际出产看,这种黑料基本都是出产于老挝北部山区(储量非常有限),中部地区一部分自然生长到老的料也是黑料,南部(包括柬埔寨、泰国)地区是很难见到这种黑料的。这种“黑料”才是正宗的紫檀木替代品,不能说所有的大红酸枝(老挝红酸枝、交趾黄檀)都可以作为紫檀木替代品的。

交趾黄檀南部(包括柬埔寨、泰国)料,砍伐一年以上。

不熟悉亚洲三种红酸枝的人,会把这种料当成花枝(巴厘黄檀),因为黑筋较细。但这是错误的!花枝的底色要比这个浅一些,而且花枝绝对不会有如此密集的黑筋!黑筋密布,正是北部料底色偏深的原因。

根据木材学常识我们就可以知道,同一个树种,高山地区的料,在材质、油性、密度方面,一般都要优于丘陵和平原地区的料。

至于那种将南部(包括柬埔寨、泰国)地区出产的酸香气更浓的料,说成是比中部料甚至北部料更好的说法,是在老挝中部料已经很难找到,而北部料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情况下,商家们只好炒作柬埔寨料的结果。

关于北部料(黑料)的问题,还要补充说明几点:

第一,由于老挝北部地区山高林深,交通极为蔽塞,靠近森林地区至今任然没有正规公路,所以这一地区的大红酸枝是很少有货投放市场的。这就是北部料“可遇而不可求”的缘故,也是大多数业内人士不认识北部料的客观原因。但并不能说国内没人认识这种货,一些有数十年开料经验的老木匠还是见过的。

第二,北部料的酸香味最淡(但最纯正),但材质最好,油性更足,是可以通过任何科学手段检验的。

第三,北部料很少有粗线条的黑筋,但底色普遍偏深,而且越老越黑(有些不熟悉酸枝木的人还把这种料说成是“黑酸枝”),也可以理解为是大面积黑筋,甚至可以说不是黑筋不明显,而是黑筋太过密集之故。北部料制作成家具,的确接近于紫檀木的外观效果(这是红黄底色的南部料所无法企及的)。而且,是一种极品交趾黄檀,气干密度还大于紫檀木,油性极重,底色很深,完全看不出黑筋,这种料也仅仅产于北部山区的一个很小的地域内。按照我对木材价值的理解,北部料才是大红酸枝中的顶级货色,其价值应该比南部料高出30-50%左右。鉴于北部料数量极为有限,从使用的角度而论,用于制作家具还是显得奢侈了些,建议主要用来制作高级红木工艺品,而其中的超级大料,可以直接成为收藏品。

第四,在民间木文化中,“北部料”并非仅仅指交趾黄檀,也包括越南黄花梨的。即指产于老挝和越南北部山区的越南香枝木,要比中部地区的材质好很多,虽然香气没有中部香枝木浓郁,但不刺鼻,更纯正,接近海南香枝木。